在台北工作後,便與捷運結下不解之緣,成了標準的「捷客」。

捷客一週五天搭捷運上下班雖然方便,但也從中發現不少現代捷客的怪行為,不禁碎念「這些人到底在幹嘛!?」。

 

 

博愛座

相信大家都知道「博愛座」是給老弱婦孺坐的,大部分的台北捷客也都能做到這點,即使在人潮洶湧的上下班尖峰時間。

但我常看到令人費解的情形-

下班時間,一位白髮蒼蒼、雞皮鶴髮的老人原本好端端的坐在博愛座,突然身旁正常座位上的人下車了,老人立刻身手矯健的往正常座位移坐,動作之快連原本站在正常座位旁的年輕人都搶不過他,原本的空位迅速被填滿,博愛座反而空蕩蕩,非老弱婦孺者當然只好繼續站著。

 

阿北!整節車廂明明就你看起來年紀最大,「博愛座」就是給你坐的!你是要讓給誰ㄚ?年紀比你更大的可能也「不方便」坐捷運了。

 

 

聊天

記得2年前,曾有問卷統計「你最討厭在捷運上碰到哪種乘客?」記得當時有老人反應「最討厭講話很大聲的年輕人。」但這幾年,我卻發現捷運上可以跟「講話很大聲的年輕人」相比的正是「講話很大聲的老人」。

 

台北老人家不曉得是耳力欠佳還是練過外丹功?在捷運內聊天或講手機都中氣十足,且不管什麼話題都大方與人分享。就個人多年旁聽後歸類,大抵還是以碎念媳婦不是最多。

 

而原本「講話很大聲的年輕人」拜智慧型手機之賜,現在都成了安靜的「低頭族」,有時手機發出的聲音甚至比他們還大。

 

 

    智慧型手機

說實話,我不認為在捷運車廂內當低頭族有何不好?會讓坐的,有了智慧型手機還是會讓坐(我看過不少);低頭看書跟低頭看手機一樣,憑什麼低頭看手機就是負面表徵(我看過不少人其實是在看電子書);不當低頭族,無聊發呆、四處張望或睡覺並不會比較高尚。

 

但我無法忍受的自私行為是-捷運列車到站後,低頭看手機的排隊者依然捨不得將視線移開,低著頭「緩-緩」往前移動,完全不顧旁人是否上得了車。

自私鬼捷運是你的個人專車嗎?上車時間才幾秒,小姐少爺你這樣慢-慢-走,後面的人是不用上車了??@#$%&..

每次碰到這種情形,我都會火大的直接超車,你們「目中無人」,我也同樣「目中無人」回敬!

 

另外有的低頭族頭低低的飄進車廂後,便站在門邊(確定自己上車了)定住不動,完全擋住後方乘客的上車權益。十分差勁、沒水準

 

遇到這種自私的混帳行為,我會毫不客氣+毫無歉意的說聲「對不起!」後直接「撞」出一條路走進車廂。

你「目中無人」,我也「目中無人」again!

 

 

Dear Nick從芬蘭赫爾辛基寄來明信片,他感嘆「一個完善的社福制度和教育體制果然不能和國民素質成正比。

      而在台灣,我深感-「百分比數傲人的教育普及率果然不能和國民素質成正比!」

DSCN1194 (550x425)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艾朵 的頭像
艾朵

艾朵 ․ 愛生活

艾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